1. <address id="i7ore"></address><u id="i7ore"></u>
      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电影《我的姐姐》清明高票房 触痛点引热议
      2021-04-06 15: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4月5日,山西太原,民众在影院观影。 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上映6小时就超越好莱坞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成为日票房冠军,其后连日破亿元(人民币),电影《我的姐姐》在提前锁定清明假期票房冠军的同时,打破包括中国影史清明档剧情片票房纪录在内的7项影史纪录。

      《我的姐姐》不期然成为这个清明假期此间院线最大的票房惊喜,而与此同时,这部题材新颖的小成本亲情片也引发了影院之外的热议。

      《我的姐姐》由香港金像奖最佳编剧游晓颖操刀剧本,新生代女导演殷若昕执导,“00后”演员张子枫主演。

      影片开场姐姐就面临残忍设定,父母车祸双亡,相差20岁的年幼弟弟需要抚养。表象之下,姐姐从小因为家里重男轻女的观念受尽委屈,不仅为帮父母得到二胎资格在童年装残疾人,还要因为自己身为女孩子就该早点毕业结婚养家而被父母篡改了高考志愿。对于这个突然要自己抚养的弟弟,相对于亲情母性,姐姐所持的更多是原生家庭带给自己的痛和怨。

      相对于戏剧性的跌宕剧情,《我的姐姐》在观众面前更多的是着墨于人物情感复杂的源头,在现实面前的碰撞。

      影片的叙事、演员的表演都实属上乘,而其之所以引发关注与热议,更在于其准确地击中了社会的一大痛点——两性的平等,女性的自我究竟为何?

      在巨大变故下,因糟粕思想已是饱受原生家庭伤害的姐姐,究竟该不该承担起抚养年幼弟弟的责任?自己的理想与未来、曾经的伤害、世俗的眼光、亲戚的施压,这一切都让姐姐的这一选择艰难而充满痛苦。

      社会学家李银河评价《我的姐姐》是一部“揭示社会伦理及其变迁的深刻之作”,她在微博发布文章称,“影片围绕着女主人公姐姐究竟是去追求个人事业发展还是抚养幼弟的艰难抉择逐步展开,背后的逻辑是在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人们所面临的个人本位价值观、人生观对传统的家庭本位价值观、人生观的激烈撞击。”

      她指出,“目前,传统的男尊女卑的性别秩序正在发生深刻的改变,一个现代化的男女人格平等的新秩序正在形成。影片通过一系列戏剧性冲突为我们揭示了这个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深刻变化。”

      而在票房胜利和引发众多观众共鸣的同时,《我的姐姐》在一定程度上也引发了一些质疑之声。

      影片的最后,尽管为弟弟找到了领养家庭,但创作者并没有让姐姐简单地毅然选择离去,而是给出了一个开放式结尾。

      网络上有评论认为,姐姐最终没有为成全自己作出选择,这是对旧有观念的妥协,而如此一来,之前的探讨就失去了实质意义。

      对此,游晓颖此前曾表示,设置开放式的结局是因为“更想让大家看到姐姐经历的一切,至于结局每个人会有自己的答案。”

      事实上,《我的姐姐》能够打动人心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正在于对于人的复杂情感的准确描摹,失去父母的姐弟在其后的相处中那种双向的靠近,原本受伤害有怨气的姐姐在纠结中对于亲情的丝丝体会,一切繁复微妙都被创作者细腻准确地呈现给观众。这使得姐姐的摇摆进一步牵动人心、获得观众共鸣。

      也正因为如此,影片的开放式结尾被李银河形容为“绝妙一笔”。现实生活中没有所谓“完美选择”,人生之路亦无法进行置身事外的“确认”,《我的姐姐》讲述的正是变迁中的世情与繁复的人心。

      新媒体编辑:崔明月

      相关热词搜索:

      ?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天天影视色香欲综合网网站86,日本老太老熟妇,好吊色永久免费视频,日本黄页网站大全 网站地图